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集团要闻 > “小院落”里品味“大北京”(北京世园会风采)
0-3岁幼儿“无处可托”?这一行业缺口高达百万 2019年09月15日 19:05 来源:央视财经微信号 
[我要发表评论][推荐朋友][打印本稿]

0-3岁幼儿“无处可托”?!这一职业急招人!行业缺口高达百万→

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,我国婴幼儿数量逐渐增多。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,目前,我国0至3岁婴幼儿接近5000万人,可以说幼儿托育服务的需求市场巨大。

老人累育儿嫂贵 托育服务“供需失调”

最近,作为二孩妈妈的张女士和陈女士,就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幼儿园而发愁。

北京的张女士是一位二孩妈妈,大儿子16岁,小儿子2岁。作为职场妈妈的张女士,在大儿子刚出生的时候,家里老人一起帮着带孩子,但是小儿子出生后,情况就变了。

家长 张女士:当时40岁属于高龄妈妈了,有了老二以后,就有一个非常直接、非常现实的问题:双方的老人年龄都很大,70多岁,一是他们的体力跟不上,二是从情感上来说,也非常不好意思让老人这么辛劳,因为照顾0到3岁的孩子是非常累的。

为此,张女士打算去找个育儿嫂,但在了解了育儿嫂市场后,她却发现,虽然育儿嫂的薪酬已经涨到了每月接近一万元,但是要想挑到一个与薪酬相匹配的并不容易。

家长 张女士:育儿嫂整个市场,我觉得职业化还没有那么好,存在参差不齐的情况。比如,刚跟育儿嫂磨合好,几个月后她就走了,很不稳定。

和张女士一样烦恼的还有陈女士,陈女士的小女儿今年三岁,家里还有一个正在上小学的儿子。虽然老人的身体还不错,可以帮忙照顾,但是进行早期教育却很难。作为双职工家庭,陈女士和爱人一直想找一个合适的托幼教育机构。

家长 陈女士:这个比较难,幼儿园会有相关的这种配套措施,但是0到3岁这个机构可能是比较少。我们希望保育机构不仅仅是一个保育机构,而且它会有一些先进的教育理念。

调查显示,在发达国家,3岁以下婴幼儿的入托率在25%至55%之间,而我国0至3岁婴幼儿入托率仅为4.1%,城市0至3岁婴幼儿入托率也不足10%,国内托育早教机构的数量远不能满足家庭的现实需求。

托幼教育师资缺口巨大 行业急需建设统一标准

对于日益突出的托育服务供需矛盾,日前,国家卫健委组织起草的《托育机构设置标准》和《托育机构管理规范》正在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。但是央视财经记者采访了解到,目前,业内还存在着师资不足、标准不统一等问题。

在北京的一家托育班,负责人王劲春从事学前教育10多年,今年,她看准了0到3岁婴幼儿托育市场,开办了这家托育班。刚开班一个月,就受到周边小区家长的青睐。

北京某托育机构负责人 王劲春:饮食配餐,每天给孩子们做一些抚触训练,这些方面都是需要专业性的老师。

为了适应大量增长的婴幼儿的托育需求,王劲春开始招聘老师,但是让她发愁的是,理想的老师很难招。

北京某托育机构负责人 王劲春:托育项目下延到零岁的年龄段了,托育课程里边专业的老师都是不太好找,说实话还是有很大的压力。

目前学前教育专业大多是围绕3到6岁的幼儿园幼师展开的,很少有针对0到3岁婴幼儿的专业。有专家认为,整个行业还存在数以百万计的专业人才缺口。

全国托育早教服务机构标准课题组专家 张华:发现几乎95%以上的托育机构,大家聚焦的点都在1岁半到3岁这个阶段,真正来从事0到18个月或者0到2岁托婴这一年龄段服务的机构非常少。

除了师资,行业标准不统一也是制约行业发展的因素之一。目前,围绕0到3岁托育服务机构的标准,大多是“一地一标准”,比如上海在全国率先出台“3岁以下幼儿托育机构管理办法和设置标准”之后,四川、广东、南京、成都等地也陆续出台了地方管理办法,因此,规范行业标准也是整个托育行业发展的关键。

全国托育早教服务机构标准课题组专家 张华:在政策层面,没有明确的国标出台。所以,很多在观望或者想要进入这个行业的伙伴,其实大家也在犹豫,我们有没有一个很明确的国家标准的政策来指导大家,可以更加规范地来经营和运作。

日本:扩容降费 双管齐下解决入托难

关于0到3岁婴幼儿的托育问题,在其他国家又是如何解决的呢?

传统上,日本女性在生育之后往往选择辞职,作为“全职主妇”在家养育儿女。但随着日本政府出台鼓励女性就业的措施,近年来日本双职工家庭不断增加,由此带动了对婴幼儿托育服务的需求。

距离东京大约1小时车程的筑波市,最近4年内托儿所数量从53所增加到71所,但仍然难以满足市场需要。为鼓励更多托儿所的开办,当地政府一方面适当放宽建设标准、允许设立小规模的托儿所,另一方面加大资金扶持力度,使补贴额度达到建设费用的3/4。据了解,今后两年,当地新增的托儿所将达到14座。

日本筑波市市长五十岚立青:托儿所增加了,但想当保育员的人不多,针对民营托儿所保育员,市政府每月提供3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2000元),补贴他们的收入。

为了提高托育质量,日本各地政府普遍采用认证制度,达到认证标准的托儿所才能获得政府补贴。按照规定,0岁和1岁婴幼儿班级每个孩子所占的平均面积不得低于3.3平方米、两岁以上幼儿人均面积也要达到近2平方米;保育员必须取得国家资格才能上岗,每名保育员需要照顾的婴幼儿人数限制在4名以内。

日本筑波市樱南托儿所所长高野百合子:午睡时每隔15分钟要观察一次并做记录,这是针对两岁以下的孩子,大一些的小孩30分钟一次。

而在入托费用方面,为减轻育儿家庭的经济负担,托儿所根据家庭的收入高低实行差额收费。

日本筑波市市长五十岚立青:筑波市制定了13个等级,实行不同的收费标准,下月(10月)1日起,全国推行新制度,低收入家庭3岁以下婴幼儿将免费入托。

日本厚生劳动省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4月,日本全国托儿所数量增加到36000多所,5年内增加了近一半,整体上看,托儿所可容纳人数已经超过应入托的人数。

“双职工家庭,你家的宝宝,现在靠谁照看?

(责任编辑:符仲明)


查看与AG8亚游相关的文章

“小院落”里品味“大北京”(北京世园会风采)

中国首条生物光导识别芯片生产线投产

来源:中国建筑材料科学研究总院发布时间:
0-3岁幼儿“无处可托”?这一行业缺口高达百万 2019年09月15日 19:05 来源:央视财经微信号 
[我要发表评论][推荐朋友][打印本稿]

0-3岁幼儿“无处可托”?!这一职业急招人!行业缺口高达百万→

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,我国婴幼儿数量逐渐增多。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,目前,我国0至3岁婴幼儿接近5000万人,可以说幼儿托育服务的需求市场巨大。

老人累育儿嫂贵 托育服务“供需失调”

最近,作为二孩妈妈的张女士和陈女士,就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幼儿园而发愁。

北京的张女士是一位二孩妈妈,大儿子16岁,小儿子2岁。作为职场妈妈的张女士,在大儿子刚出生的时候,家里老人一起帮着带孩子,但是小儿子出生后,情况就变了。

家长 张女士:当时40岁属于高龄妈妈了,有了老二以后,就有一个非常直接、非常现实的问题:双方的老人年龄都很大,70多岁,一是他们的体力跟不上,二是从情感上来说,也非常不好意思让老人这么辛劳,因为照顾0到3岁的孩子是非常累的。

为此,张女士打算去找个育儿嫂,但在了解了育儿嫂市场后,她却发现,虽然育儿嫂的薪酬已经涨到了每月接近一万元,但是要想挑到一个与薪酬相匹配的并不容易。

家长 张女士:育儿嫂整个市场,我觉得职业化还没有那么好,存在参差不齐的情况。比如,刚跟育儿嫂磨合好,几个月后她就走了,很不稳定。

和张女士一样烦恼的还有陈女士,陈女士的小女儿今年三岁,家里还有一个正在上小学的儿子。虽然老人的身体还不错,可以帮忙照顾,但是进行早期教育却很难。作为双职工家庭,陈女士和爱人一直想找一个合适的托幼教育机构。

家长 陈女士:这个比较难,幼儿园会有相关的这种配套措施,但是0到3岁这个机构可能是比较少。我们希望保育机构不仅仅是一个保育机构,而且它会有一些先进的教育理念。

调查显示,在发达国家,3岁以下婴幼儿的入托率在25%至55%之间,而我国0至3岁婴幼儿入托率仅为4.1%,城市0至3岁婴幼儿入托率也不足10%,国内托育早教机构的数量远不能满足家庭的现实需求。

托幼教育师资缺口巨大 行业急需建设统一标准

对于日益突出的托育服务供需矛盾,日前,国家卫健委组织起草的《托育机构设置标准》和《托育机构管理规范》正在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。但是央视财经记者采访了解到,目前,业内还存在着师资不足、标准不统一等问题。

在北京的一家托育班,负责人王劲春从事学前教育10多年,今年,她看准了0到3岁婴幼儿托育市场,开办了这家托育班。刚开班一个月,就受到周边小区家长的青睐。

北京某托育机构负责人 王劲春:饮食配餐,每天给孩子们做一些抚触训练,这些方面都是需要专业性的老师。

为了适应大量增长的婴幼儿的托育需求,王劲春开始招聘老师,但是让她发愁的是,理想的老师很难招。

北京某托育机构负责人 王劲春:托育项目下延到零岁的年龄段了,托育课程里边专业的老师都是不太好找,说实话还是有很大的压力。

目前学前教育专业大多是围绕3到6岁的幼儿园幼师展开的,很少有针对0到3岁婴幼儿的专业。有专家认为,整个行业还存在数以百万计的专业人才缺口。

全国托育早教服务机构标准课题组专家 张华:发现几乎95%以上的托育机构,大家聚焦的点都在1岁半到3岁这个阶段,真正来从事0到18个月或者0到2岁托婴这一年龄段服务的机构非常少。

除了师资,行业标准不统一也是制约行业发展的因素之一。目前,围绕0到3岁托育服务机构的标准,大多是“一地一标准”,比如上海在全国率先出台“3岁以下幼儿托育机构管理办法和设置标准”之后,四川、广东、南京、成都等地也陆续出台了地方管理办法,因此,规范行业标准也是整个托育行业发展的关键。

全国托育早教服务机构标准课题组专家 张华:在政策层面,没有明确的国标出台。所以,很多在观望或者想要进入这个行业的伙伴,其实大家也在犹豫,我们有没有一个很明确的国家标准的政策来指导大家,可以更加规范地来经营和运作。

日本:扩容降费 双管齐下解决入托难

关于0到3岁婴幼儿的托育问题,在其他国家又是如何解决的呢?

传统上,日本女性在生育之后往往选择辞职,作为“全职主妇”在家养育儿女。但随着日本政府出台鼓励女性就业的措施,近年来日本双职工家庭不断增加,由此带动了对婴幼儿托育服务的需求。

距离东京大约1小时车程的筑波市,最近4年内托儿所数量从53所增加到71所,但仍然难以满足市场需要。为鼓励更多托儿所的开办,当地政府一方面适当放宽建设标准、允许设立小规模的托儿所,另一方面加大资金扶持力度,使补贴额度达到建设费用的3/4。据了解,今后两年,当地新增的托儿所将达到14座。

日本筑波市市长五十岚立青:托儿所增加了,但想当保育员的人不多,针对民营托儿所保育员,市政府每月提供3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2000元),补贴他们的收入。

为了提高托育质量,日本各地政府普遍采用认证制度,达到认证标准的托儿所才能获得政府补贴。按照规定,0岁和1岁婴幼儿班级每个孩子所占的平均面积不得低于3.3平方米、两岁以上幼儿人均面积也要达到近2平方米;保育员必须取得国家资格才能上岗,每名保育员需要照顾的婴幼儿人数限制在4名以内。

日本筑波市樱南托儿所所长高野百合子:午睡时每隔15分钟要观察一次并做记录,这是针对两岁以下的孩子,大一些的小孩30分钟一次。

而在入托费用方面,为减轻育儿家庭的经济负担,托儿所根据家庭的收入高低实行差额收费。

日本筑波市市长五十岚立青:筑波市制定了13个等级,实行不同的收费标准,下月(10月)1日起,全国推行新制度,低收入家庭3岁以下婴幼儿将免费入托。

日本厚生劳动省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4月,日本全国托儿所数量增加到36000多所,5年内增加了近一半,整体上看,托儿所可容纳人数已经超过应入托的人数。

“双职工家庭,你家的宝宝,现在靠谁照看?

(责任编辑:符仲明)


查看与AG8亚游相关的文章